TXT小說下載網 > 六界之逆鱗傳奇 > 第二百章 明悟善惡

第二百章 明悟善惡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難道這一切都是幻覺?”

    張陵回頭看向自己和小雪的身影,只見他們正在重復之前的過往,好像這一切都是自己腦中的回憶一般。

    慕容雪將張陵弄醒后,就一直跟在張陵的身后,重復發生著曾經早已發生過的事,但是張陵一直跟在慕容雪的身后,卻仿佛能聽見她的心理活動。

    慕容雪一直跟在張陵幻影的背后,對方一直不理她,她只好一邊撅著嘴,一邊在心中埋怨:“師傅讓我出來尋找一個人,又不說那人的任何特征,只是說要找一個很特別而且是要去尋仙問道的人,我看這傻小子就很特別,要不就先跟著他?”

    真實的張陵聽到了慕容雪的心理活動,不緊微微皺眉,“小雪跟著我竟是有目的的?她師傅又是誰?她又為什么叫我人類?難道?”

    張陵陷入到了沉思當中,過后又發現慕容雪已經走遠,便又迅速跟了上去,之后所發生的一切果然和張陵預料的一樣,就是多年前所經歷的故事。

    遭遇鏢局被劫,路見不平仗義出手,然后和隆慶激斗,再與慕容雪產生隔閡分道揚鑣,直到后面路遇純陽教掌門和李煥,這一幕幕過往,真實的張陵都一直跟在那兩個幻影后面。

    而這一路走來,雖然大多數畫面都是一閃而過,時間仿佛流逝的極快,但是在關鍵時候,張陵還是清楚的聽到了每個人的心里的話。

    比如慕容雪在幫張陵對抗隆慶的時候,其實不只是為了救他,也是為了箱中的無妄令,還有當慕容雪得到無妄令時內心的興奮,張陵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再到后面遭遇純陽教掌門報復,慕容雪內心的掙扎與無助,見到張陵出現時的驚訝與感動,決定與張陵一起抗敵時內心的轉變,發現張陵為了她奮不顧身內心的后悔和擔心。

    這些內心活動張陵都聽得一清二楚,這其中,有讓他驚訝的,失望的,感動的,震驚的,總之,所以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包括在李煥一次次放過自己和慕容雪時的內心活動,張陵也聽得一清二楚,原來從一開始李煥就沒打算要殺他們,一次又一次的重創張陵,只是為了磨礪他的心性,給張陵一個五年之約,也是給他一個目標,讓他勤加修煉,爭取有一日能超越自己,替慕容雪報仇。

    張陵聽到這些,不可置信的一步步后退,他抱著自己的頭,有點懊惱,也有點恍惚,原來所有經歷過的一切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樣,親眼所見的一切,有時候也未必是真實的一切。

    就在張陵恍惚之際,眼前的畫面又突然消失,他又以極快的速度看見了后面幾年所經歷的一切,從遇到漁戶老叟到替蜀朝解除一難重新回到無妄崖的種種,又在張陵的周身旋轉環繞。

    張陵茫然的看著周身旋轉的畫面,聽著每個人清晰的內心言語,他頭痛欲裂,尤其當他聽到玉兒在無妄崖傷心離去時的內心活動后,張陵更是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這些年所經歷的一切,所看到的每個人,都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,每個人都是想在自己身上得到點好處,或者攀上張陵這顆大樹,能讓自己之路的路能變的更加順暢。

    蜀朝、夏朝,雖然他們有把自己當成朋友,但說到底也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王朝的利益。

    自己的先師,把一身修為傳與他,也只是因為想找到一個修煉天賦頗高的修士,像讓他替自己報仇。

    哪怕是玉兒,在最快開始,也只是為了完成大仙委派的任務,盡早離開靈陽秘境。

    唯一讓張陵感到安慰的,就是懿清和海靈兩個人,懿清從一開始就沒有想在張陵身上得到過什么,她真心把自己當成她最值得信任的師兄。

    而海靈,作為兒時的玩伴,沒有任何利用和欺騙,也沒有任何利益關系,她真心的把張陵當成自己的知己,甚至是一個親人。

    張陵通過這些快速的回憶,找到了讓他感動的驚喜和安慰,也發現自己之前發現不了的丑惡和私心,就像這副寶圖的別名一樣,人間善惡,盡顯于此。

    此刻張陵的身心處于一種崩潰的狀態,他甚至不想再繼續修煉下去了,他開始有了一種恐懼,一種不想看到人心的恐懼,不想再去結交朋友的恐懼,因為他怕之后遇見的每個人都是對自己另有所圖,都不會真心的去對待自己,只會讓他看到更多的惡,漸漸的讓他失去道心。

    這個念頭在張陵的腦海中迅速閃過,但這片天地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意念,整個世界開始變得極其紊亂,房屋倒塌,狂風不止,大雨傾盆,天災降臨。

    然后這世界的很多人都開始流露出了本性,有見死不救的,有生死關頭只為自己的,有殺人放火,進行最后的狂歡的。

    總之,人間已是一片修羅煉獄,在這片煉獄中,每個人開始露出最真實的面目。

    張陵絕望的目睹著這一切,卻無能為力,他無法去救那些為了至親至愛而死的人,也無法去阻止那些為惡不止的人,只能親眼目睹著這一切,感受著這人間善惡,喜樂悲愁。

    就在他已經想閉上眼睛,不想再去看這一切的時候,卻突然發現在一片慘叫的雨中,竟然出現了幾只魔獸,而這些魔獸卻又不像由那些由異獸進化為成的魔獸,而是那種仿佛來自地獄,仿佛能吞噬人靈魂的魔獸。

    是煉獄修羅!

    張陵曾經熟讀過六界志,所以他此刻很清楚自己遇到的是什么,這些魔獸是魂體,沒有肉身,身形更是四不像,不像世間的任何獸種,但卻極其的丑陋和兇惡,一雙雙冒著邪火的眼睛和露出兇牙時散發出的精神力量,頃刻間就能讓人失去反抗的意識。

    這些煉獄修羅專門吞噬意志薄弱者的靈魂。

    張陵心靈剛剛失守,失去了道心,失去了信念,失去了對世界的感知和思考,這個時候張陵的靈魂力量是最為薄弱的,正好是那些來自煉獄使者的完美佳肴。

    煉獄修羅見張陵仿佛要開始清醒過來,連忙齊齊撲了過來,想要把張陵撕成碎片,再把他的靈魂帶進地獄,去感受無盡的沉淪和墮落。

    張陵看到這些修羅魔獸撲了過來,下意識的想要御劍飛行離開,卻發現根本無濟于事,他根本無力御劍。

    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張陵只能敏捷的閃到一邊,眼見魔獸撲了個空緊接著又向他撲來,張陵只能拿起神劍來抵擋,那他萬萬沒想到這些魔獸是魂體,實體的神劍沒有真氣的催動,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。

    一劍又一劍的揮出,只是從魔獸的身體里穿越而過,這一驚讓張陵徹底清醒了過來,他猛然間想到,這些魔獸是魂體,那么想要打敗它們,就只有使用自己的靈魂力量。

    于是張陵即刻催動自己的元神,想要依靠元神之力的震懾,去逼退這些邪惡的煉獄修羅,可他又失算了,如今的他,無論怎么催動,自己的元神都出不了自己的識海,連靈識都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感知。

    張陵徹底絕望了,他開始徒手與魔獸搏斗,可如今已經無法使用真氣和功法的他,根本不是那些魔獸的對手,無論他怎么反抗,都掙脫不開它們的撕咬,反而讓它們越來越興奮。

    在魔獸的一通撕咬下,張陵的肉體并無殘缺,但他卻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和意識在被慢慢吞噬,可他卻無法抗衡,漸漸的,他整個人開始萎靡不振,直到漸漸失去知覺。

    他的靈識開始出現在了體內,甚至能看到一群煉獄修羅在撕咬自己,而自己早已緊閉雙目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已經開始消散,甚至眾多記憶也開始模糊,直到靈識都開始出現昏暗。

    “師兄,師兄,你在哪?師兄?”

    就在張陵都已經放棄的時候,他聽到了一個人的聲音,是懿清在喊他!

    “懿清師妹?這里怎么會有她的聲音?”

    突然間,靈識都已經快要消散的張陵猛地清醒了過來,“懿清來乾陵殿找我了?對了,我還要去參加門派考核,我不能死在這里,我不能再胡思亂想,也絕不能這些怪物吞噬掉我的靈魂!”

    一個意念的轉變,立刻讓張陵靈識的力量瞬間增強,他已經能明顯感覺到魔獸撕咬自己時身上的各處疼痛,還有靈魂被它們吞噬時的混沌無力感。

    “這一切原來就是他給我的考驗?他叫如是觀,如是觀?我懂了!”

    張陵的靈識漸漸恢復,他也逐漸意識到了一個問題,既然之前在俗世所遇到的一切都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簡單,那這里所遇到的一切又何嘗不是一個局?

    一切有為法,如夢、幻、泡、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

    這是張陵在六界志中曾看到的一句箴言,書中的標注是,這句話源于佛界的一位佛陀,大仙覺得寓有深意,便寫入了六界志中。

    而那位聲稱是九州山河圖器靈的人,將自己換做如是觀,在張陵看來,這一切不是巧合,一定有他背后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一切有為法,如夢、幻、泡、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”

    張陵開始閉目凝神,仔細的咀嚼著這句箴言,片刻后,他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前輩曾經說過,這世界萬物都是由各種法則組成,但從另一個角度而言,我們所看見的各種真實,又何嘗不是一種虛幻?不也像泡影那樣一碰就破?不也像人心那樣,一見便失?”

    “但又是這些既虛也實的一切,組成了這個千奇百態的世界,虛幻也好,真實也罷,最重要的是那種感知,這個世界就在你的面前,你看到善,不代表就沒有惡,同樣的,你看到了惡,也不代表這個世間就沒有善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世間的善惡不會因為任何人的主觀意念而改變半分,每個人所認為的只是在其自身意識上所發生的改變。這個世界的善惡美丑,其實本身就是不存在的,它存在的前提是眾生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善惡,皆有它存在的道理,就像五行互生但也互克,任何事情,人若是站在另一個視角去看,也許善惡也會發生變化。”

    “正像我覺得別人對我存有私心,但我自己對他人又何嘗是十全十美?在我不了解小雪的時候,我不也曾懷疑過她嗎?在玉兒讓我重新修煉成功后,我不也對她的來歷很是關心嗎?在李煥一次次放過我們的時候,我不也曾想殺了他好讓自己逃脫嗎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為了玉兒好,想讓她不再時刻處于危險之中,但我的做法不也一樣傷了她的心,我又何嘗不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?”

    “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絕對的圣人,所謂的善惡,只是一面鏡子,讓你時刻觀察自己的言行,那面鏡子并不是衡量每個人的標準,鏡子前的那個人和本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一剎那,張陵瞬間明悟了很多道理,他的靈識開始變得無比清晰,他看到那些還在撕咬自己的魔獸,只用一個意念,就瞬間遁入了自己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靈識重新入體,此刻的他重新睜開眼睛,終于看清了這些魔獸的嘴臉,原來這些魔獸魂體都是由人間的惡念組成,里面充斥的都是墮落、消極、萎靡的思想和靈魂,只要它們感受到和它們一樣的靈魂,就會上去撲咬,然后將這個人帶向地獄。

    “我終于明白了,之前我看到了太多記憶,導致心靈失守,道心蒙塵,才會讓這些魔獸有機可乘,這個如是觀可真厲害,要不是懿清師妹叫醒我,恐怕我這次真的是在劫難逃。”

    終于想明白了一切,張陵的力量仿佛頃刻間回來了,他的元神和靈魂開始從魔獸的魂體回到了自己的識海之中,全身頓時靈光乍放,張陵一下就重新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感覺到全身力量充沛,張陵立刻凌空而起飛到上空,他目視眼下的一切,決然的一劍斬下,隨著一道劍光傾瀉而下,所有的一切,包括天災、四處的哭喊和掙扎、各處上演的人性善惡,還有那些魔獸魂體全都消失不見。
bte365正规网站